2008年5月25日

RB?MTB?大不同!(一)

在我剛騎公路的第一個月,出現了一位影響我非常深遠的車友大哥。
雖然我跟他只有一面之緣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到現在仍然非常感謝他。

話說在購入寶礦力之前已經聽聞公路車尺寸的選擇非常重要,所以在買車前做了一年多的功課。
這期間除了到處爬文翻雜誌之外,也盡可能借騎別人的車,但畢竟車子是別人的,總不能借來隨意調整成自己的設定,所以主要還是圍繞在應該選什麼車架材質,搭配哪一家的系統,至於fitting也只能聽聽他人的意見。

在入手寶礦力後某一天騎去東眼山,就在回程連續13公里下坡正乘風快意好不瀟灑之時,突然身邊冒出另一台公路車,那位約莫50歲的車友竟然對我大聲怒斥:『喂!你找死啊!下坡要抓下把!!』。
老實講,我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叫囂搞的火冒三丈,準備罵回去:『馬的死老頭,老子騎車十幾年了,林北我在參加下坡賽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帶小孩哩!輪的到你教訓我!?』,話還沒出口,他已經一溜煙加速消失在我的視線...。我對他的速度之快感到驚訝,因為我當時速度大約50km/h左右!不過心裡頭一把火還是很旺,想幹醮回去消消氣!於是乎我也加快速度狂追,卻始終連影子都看不到。哼!跑的很快嘛,被我追到看林北怎麼扁你!當我氣喘虛虛的爬上角岅山的時候,發現他臉不紅氣不喘的跟其他車友聊天,雖然經過一段長坡我的氣已經消一大半,但是仍然對他有著不爽的敵意。站著遠遠偷偷打量他,看起來並不像那種很愛屁又自以為是的人,而且跟他說話的車友感覺對他很尊重。

『你登山車騎很久了吧?』他突然走來問我。
『你...你怎麼知道?』我嚇了一跳..
『看你的騎車的姿勢和設定就知道了...』
『怎麼說?』

接下來我們的對話大約進行了一個半小時,這一個多小時的談話讓我對他從賭濫變成聽君一言勝讀十年書的景仰。
最後他告誡一句話:『只要你騎車的一天,你就需要一個安全的設定!』。
是呀,當我騎登山車的時候何嘗不是背著整套六角扳手、高壓打氣筒、落地式打氣筒(沒錯就是有胎壓表的那種打氣筒)、捲尺在林道上上下下調整出我的最佳設定?

於是在之後的兩個月,我幾乎是在邊騎邊調整中度過,身上永遠有六角扳手和捲尺...。雖然目前仍在摸索階段(身體不斷在老化,我想這是永遠的摸索...),但大致已趨於穩定,原則上只會對特殊路段進行少量微調。感謝當初那位大哥的當頭棒喝,敲醒了我對公路車膚淺的認知,也讓我在往後的日子裡安全的享受劃過空氣的快感。

講到這裡我另外要感謝南崁104(NK104)的老闆─雄哥,因為他在我最初尋找設定的階段時給了我很多的心得與建議,且提供了一些不同尺寸、或相仿角度的暫時替代品讓我測試,另外,店內的書籍也免費供車友閱讀,這些幫助讓我不僅事半功倍,也省下不少銀子。別小看那些雜誌,我曾經訂閱一些國外單車雜誌搞的差點喝西北風...。尤其是日文雜誌,一本動則4、5百元,一年訂個兩份台幣就破萬了!美、英的雜誌雖不貴,但是那個運費確實讓人流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