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1日

薇多莉亞‧哈利路亞

昨天跑東眼山其實主要是想測試兩個項目,一是新的外胎,二是缺少主餐後的騎乘。

先說說缺少主餐後的騎乘。
起因於上次跟阿翔、小鍾等人跑東眼山,本來以為集合之後會先去吃早餐,結果大家都是早起的鳥兒已經先吃過蟲了,我也不好意思耽誤大家的時間,只好空著肚皮上!
那天的強度其實也不算真的很高,但騎起來就是心有餘力不足,後來大腿痛了好幾天...。
昨天為了驗證我的假設,故依樣畫葫蘆,只是出發時間為下午,所以早、午餐都沒吃就出門。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帶了一條PowerBar Performance,跟兩包PowerGel在身上。強度控制在比上次高一些些。
結果都還沒到大溪的那個下坡,就已經在路邊嗑掉一包PowerGel,爬完神牛坡之後肚子餓又再嗑一包...。到達角岅山一下車,久違的抽筋終於發生,於是把Performance也吞掉了。回程因為強度低,所以從東眼山到桃園中間便沒再補給。總補給熱量約在480大卡,比那天全程只吃一條半的大波露巧克力熱量多了近兩倍。由於480大卡要供應三個半小時的騎乘可以說猶如雞肋,所以今天預期的大腿酸痛準時出現,但沒有那天空腹騎來的嚴重,我的理論似乎成立。

結論:假設輸出功率強制維持在100瓦,當能量充足情況下是100%的肌肉在作工,一旦缺乏能量且強制作工就會造成部分肌肉組織開始受損而停止工作,導致其餘肌肉負擔加重(因為仍然輸出100瓦),如此惡性循環進而不斷擴大受損範圍。所以,良好的運動中補給,不僅只是提供強度的維持,更能夠減少運動後恢復的所需時間!

OK,再來說說這位『薇多莉亞』同學...


不知道是路爛還是我的手氣爛,每一次跑東眼山,就算沒有紮釘,但回來之後外胎一定會出現新的傷痕...。
最高紀錄是三個星期換掉8條內胎...,其他零星的就不知道多少次了。
昨天為了測試一下這位新同學,想說來個嚴苛一點的直接下探它的極限,所以沿路盡量去搞路邊的碎石頭、坑洞之類的,反正老子有備而來,身上帶了三條內胎...。

話說Vittoria的路感之好一直是很多使用者津津樂道的,我個人覺得她在一般路面坑洞的處理真的很棒,可是大坑洞就普普了,不過話說回來又有那台公路車過大坑洞如屢平地?
正當我以35km/h的速度奔馳過八德大潤發附近同時,突然前方地面金光閃閃,靠!蓋一堆碎玻璃也!且碎玻璃的遍佈的面積往前延伸大約10公尺有,此時左邊有公車我無法繞過,後面有跟很近的豪邁大嬸我不能冒然急煞...。當下只有含著眼淚跳恰恰,直直給他輾過去,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一切都是命啊,薇多莉亞...。

輪胎輾過玻璃所發出啪啪聲響,讓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通常搞過面積幾十公分的碎玻璃後,肯定會聽到輪胎嘶嘶的消氣,今天這段卻是是十幾公尺...。根據以往的經驗,經過這樣重創的外胎即使貼補片也只能當練習胎用,而且補片保證貼滿滿一圈...。正當滑過那段碎玻璃路面,我心裡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就是直接叫小黃坐回家。因為就算劃破好幾個洞,內胎換一次就好,但外胎就得用補胎片,偏偏補胎片上次用完還沒再進,而且沒事誰會帶那麼多外胎補片在身上?

只是說也奇怪,為什麼現在輪子胎壓還沒消下去?把車子倒放,檢查一下輪胎,奇怪,怎麼前後輪都沒有半點傷痕?剛才那明明是碎玻璃呀,不死心走回去看,沒錯呀,而且還是汽車前擋那種堅硬又銳利的玻璃...。就在我百思不解之際,赫然發現路邊有三條內胎,還有一地至少7個補胎片背面的那種銀色貼紙。想必應該是其他車友騎過這灘碎玻璃所遺留下來的吧?看了一下這三條都是登山車內胎,其中兩條是1.75-2.25,判斷應該是顆粒胎,這碎玻璃果然是十大暗器之首,連顆粒胎都難逃一劫。初步研判至少有兩台車在此遭遇不幸,而四個輪子都破胎,但是內胎只有三條,所以有一輪是直接補內胎,而且補了很多洞,所以有7個內胎補片貼紙...。回頭再看看那不可思議的薇多莉亞,仍然完好如初!此時我心中隱約響起那振奮人心的音樂,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經過這超乎我預期的嚴苛考驗之後,有碎砂石就搞一下,有水溝蓋就輾一輾,當我回到家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檢查外胎,沒錯,一點傷痕都沒有...。哈利路亞隱約又再耳邊響起,我想,我找到了真命天“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