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5日

20090614 縣長盃之風雨飄搖~~到外婆橋..

2009/6/14

今年的縣長盃很屌,直接把西濱快速道路封起來比賽。


雖然大會的設備鳥了點,但能夠在這種等級的道路舉辦賽事可見後台也夠硬...。可惜天公不做美,大雨大雨一直給他下。

這種平路短程賽事的強度很高,也就是說速度相當快,加上天雨路滑,綜觀過去國內外賽事,絕對會有摔車的狀況,事實也證明今天的oeoe滿場跑...。

八點開賽,我們還沒七點就已經到會場做準備。前置時間一定要抓準,太早到浪費體力,太晚到手忙腳亂。

難得看到偏僻的西濱停那麼多車。







我知道人很帥,但我要強調的是這台相機(KODAK M753)的立體感及色調真的很棒,雖然存檔慢、閃燈回電慢、沒有大光圈、高ISO雜訊多,但是照片卻很耐看,那種現場還原能力常常讓我以為是底片拍的,柯達領先全球的影像技術,我深表認同。

加碼一張。

這張Angel穿白色衣服,結果我忘了加EV值導致曝光不正確,但是那個立體感有種在看正片的錯覺。

回到正題。這個號碼牌可不能亂別,騎的要死成績還算錯可就尷尬了..。

(Photo by Kat)

今天我們車隊可是有專屬攝影師─Kat!可是我竟然找不到半張有她的照片,難道這就是攝影師的宿命...?

出發前趕緊拍一下,等會放行要拍也沒得拍了。

(Photo by Kat)

原先以為菁英組會先放行,結果後來發現排程並不是這樣,所以當初擬訂的策略全數泡湯,大家無奈的蹲在路邊抽菸,拍謝,是討論新的戰術...。

(Photo by Kat)

強敵環伺── 鼎鼎大名的『e-MA車隊』


強敵環伺── 『小櫻桃車隊』


強敵環伺── 帝大水族(很強悍的一支車隊,但是我一直搞不懂這個隊名的由來,是“帝國大學的水族生態研習社”嗎...?)


等會我們出現在後面那座高架道路上(台61)。


八點十分,第一梯次,也就是我這梯開始放行。
連暖場的機會都沒有速度就直接拉上50,這個目的主要是為了濾掉一些對手,再者讓集團人數易於控制,這時候只要被集團拉開距離,基本上就玩完了。跟集團我都會有一個習慣,就是“盯哨”。不是盯誰比我強,而是盯誰的穩定性不好,要跟他保持一些距離。譬如說有人拿水壺車子會歪來歪去,有人轉個頭視探敵情就會偏離航道,左鄰右舍有這樣的選手都要小心一點,免得被波及。

出發後約15分鐘,集團速度還不見穩定下來,爆胎的一堆不說,突然左前方一個選手摔車,後面跟著擂了一堆,我只是點個剎車繞過災難現場,就已經被主集團拉出30公尺的距離,為了追上主集團,又操了一次間歇,哇勒更...。這種高速的集團行進,一個人摔,後面肯定都是一團大災難。整個比賽都一直聽到OEOE滿場奔馳!

第二圈時開始下起大雨。雨天騎車我是相當有經驗的啦,這種高級路面噴起來的水雖然沒有自來水那麼純淨可口,但至少比一般馬路上的那種泥水要乾淨得多,算的上是五星級的雨中饗宴...。


通過最後一次北上折返點,因為已經越來越接近終點,集團速度也不斷提升,我也在這時候盡量往人少的地方鑽,把前面的位置讓給有心奪魁的菁英選手,畢竟我是來補些平路賽經驗的,有沒有名次倒是不重要。終點前大摔車是在我預料之中,但萬萬沒料到竟然摔在集團前半段。那一摔,可摔掉了一堆菁英級的選手,小櫻桃的菁英倒了好幾個,非常可惜。整個集團結構大亂,我的前方瞬間空曠了起來,心有餘悸的衝刺進終點。


回到會場,看到雄哥的廂型車不在,也沒看到小鍾這個不可能會在我後面進終點的人,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不過在這第一時間,我擔心Jerome會不會也摔車了。他的的小baby預產期是這幾天,萬一小baby出生第一眼就看到全身裹石膏的老爸,那不就整個虛掉了嗎...。所以趕緊打了電話給Jerome,沒接...。

這時候來了一個女警要做車身烙碼登記,也就是將車架號碼和個人資料建檔,將來查緝贓車的時候也比較容易。

(photo by Issac)

填完之後,那個看起來像是剛畢業的女警抬了一下我的車,就出現了以下的對話。
條子妹:『你的車好輕喔!』
我:『妳今天看了那麼多台,比我輕的應該一堆吧...』
條子妹:『這台車要多少錢呀?』
我:『差不多xxx,那台起跳要30...(指著小櫻桃那台LOOK)』
條子妹:『是喔,你的太陽眼鏡很好看喔,是甚麼牌子的?』
我:『是...』
條子妹:『剛剛比賽很累嗎?我們那裏有水喔,要不要我帶你去裝?』
我:『不用了啦,謝謝。』
條子妹:『你是學生嗎?』
我:『你看我的年紀像嗎?(指著他手上的資料)』
條子妹:『你有女朋友嗎?』
條子妹:『你結婚了嗎?』
條子妹:『你很喜歡運動嗎?』(不然你以為我是職業隊嗎?)
我:『...』
我:『......』
我:『.........』
我:『我...們車隊好像有人受傷了,我先去幫忙一下...』(牽車逃離現場)
這是戶口普查嗎?剛剛那些人摔車真的不是我害的,你別這樣...。

這時候,外星人小鍾出現了,結果第一圈爆胎退賽,有資源回收車不坐,硬是要牽車跑了5公里回終點,完全是把這裡當鐵人賽來比你說是不是...。也得知雄哥在第一個折返點被騎他選手摔車給掃到,送醫縫了八針...。

注意看背景那個坐裁判車的就是。

小指頭不知道被甚麼利物割到,逢八針,還剛好割了一整圈是怎樣...。


常常在水果日報看到這種家暴去驗傷的照片...


手腕也黑青一大塊!

其實大腿也有傷,面積更大,聽說屁股上面還有輪胎印,而且是馬牌的喔,兇手是誰趕快投案!

大會的資源回收車業績不錯,每趟都滿載而歸...

(photo by Issac)

阿偉果然也遭受摔車波及,好在都是皮肉傷。



還有ㄚ吉也沒逃過...。雖然本車隊有不少選手掛彩,但老天有保佑都是皮肉傷。
結果Jerome因為其他選手摔車而被切到第二集團,難怪我整路都沒看到他,還真是捏把冷汗,不過平安就好啦!

老妹這次成績不錯唷!3小時06分!

女子組排名第14,厲害!

Angel把人生的第一個100K直接殺來比賽,真是勇氣可佳。

比賽時的強度要比平時高很多,重點是比賽是沒有中途休息的,所以疲勞的累積速度要比平常快上好幾倍,基本上能夠這樣騎100K,那一般騎個150、200km也不會有問題的啦!

這個妹妹很可愛,每張有她的照片都是在抽車,而且都是不同攝影師拍的才厲害,邊騎還不忘展現姣好的身材,哈哈!







這位妹妹應該來騎公路車才對,保證有抽車的快感啦!

這邊介紹一下一個摔車妹妹的部落格,笑到噴飯...『桃園縣長盃自由車賽大摔車 by 黑貓傷風友

隔天雄哥通知我說我是M30第六名,大家都知道這是撿到的,因為終點前的大摔車就摔掉一票精英了,不然輪的到我嗎? 自由車賽很妙的地方是騎前面的最累,因為要對抗最多的風阻,所以躲在後面的會比較輕鬆。問題是,誰都想躲在後面保留體力,然後快到終點再衝出來奪魁,那誰要跑前面?整路帶著這個集團狂奔得是那些摔車的菁英選手,我從頭到尾沒帶過半秒鐘,所以拿了這個第六名我也不會比較開心,雖然算不上勝之不武,但絕對不是實至名歸!

自由車賽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有他自成一格的賽場倫理,一個投機取巧的車手是不會受到尊敬的。
我希望有天如果我站上頒獎台,有同場較勁的選手對我說:你真的厲害!
我想,那才是身為一個選手真正感受到光榮的一刻!!